星辉平台主管24小时在线为你提供星辉官网注册、开户、登录、代理咨询等服务!
         
星辉娱乐

服务热线400-123-4567

星辉娱乐注册

首页 > 星辉娱乐 > 星辉娱乐注册

星辉线路检测登录:母亲胰腺癌晚期,是卖了房子给她看病?还是吃好喝好好好伺候?

作者:星辉线路检测登录 发布时间:2021-11-21 11:05:28点击:

我妈在icu待了三个多月,医生很多次找我让我接回去,说没办法,救不活了,医生明确的告诉我,就算我愿意花钱也救不活,万分之一的希望都不给。

我求医生也没用,医生说人财两空的结局,即使这样的局面,我也没放手。自己妈妈的命啊,呼吸机一拔立马就要没有的,我舍不得啊……

我知道我救不活我妈妈的命了,即使这样,我求医生不要拔我妈妈的插管,我愿意花钱,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活着才能有希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绝不放手。

我能想的办法,我能用的方式我都用了,求神拜佛弄鬼冲喜,自己查各种医学资料,求人托关系,既然救不活我妈妈的命,那我就努力维持着她的命,就是花钱续命,让她在icu待着,想着维持着没准过了我妈的本命年会迎来转机。

真的是奇迹,想都不敢想的,后来我妈成功脱机,能自主呼吸,再后来拔管喝粥,很庆幸,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但是新的问题又产生了,在icu封闭式的空间待久了,没人和她说话,还有可能她看到听到的,因为icu几乎每天有人死去,可能惊吓到了,老年痴呆症出来了,就是说胡话,胡说八道,有时候还会哭闹。

我给她办理出院的时候,我妈瘦的真的只剩一层皮,时而清醒又伴着糊涂,让你哭笑不得,出院的路上她很亢奋,讲个不停,我妈本身是有文化的人,所以她讲的话有时候能把人笑死,但是讲着讲着又不正常了。

当时想着傻了就傻了吧,经历了这样大的生死,可能她自己都没办法接受,也许傻了反而是一种幸福。

回家的第一天,哭闹了一个晚上,其实她很困,可是一睡着两三分钟就会惊醒,然后哭喊:“救命啊,我要死了啊,他们要来抓我走了啊。”

我和老爸轮流不睡觉守着,安抚她,不会的,有我们在,让她放心。说实话听她在喊救命心里不是滋味。

哭闹了两三天后慢慢就好了,过几天后脑子也逐渐清醒,但是开始的一段时间她脾气很坏,总是发脾气,我们都让的。

今年1月14日出院的,现在5月21日,四个多月的时间,恢复的特别快,以为瘫痪了,以前我要喂她三顿饭,喂药,换尿布,她现在能自己刷牙洗脸吃饭行走,还能帮我喊喊娃,能恢复到现在这样是我们意想不到的。

现在每半个月复查一次,每天吃好多药,因为心肺衰竭,呼吸衰竭,肾衰竭过,内脏啥的总归不大好了,不能和正常的比,但是现在这样活着也挺有生活质量的。

起初的几个月我妈妈说她做梦都是死去的人,现在基本不做那种梦了,一切再往好的方面发展,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钱没了可以赚,生命对每个人而言都只有一次。在icu门口最能体现人性,有的家属话说的漂亮,不想让病人太痛苦,拒绝插管,说白了就是等死呗。让医生不要做无谓的抢救。啥叫无谓的抢救,其实有的病人是可以活下来的,只是她的家人没给她机会而已,家属都已经放弃了,还能指望谁?

星辉线路检测登录:母亲胰腺癌晚期,是卖了房子给她看病?还是吃好喝好好好伺候?(图1)


星辉线路检测登录:母亲胰腺癌晚期,是卖了房子给她看病?还是吃好喝好好好伺候?(图2)


星辉线路检测登录:母亲胰腺癌晚期,是卖了房子给她看病?还是吃好喝好好好伺候?(图3)




我朋友的爸爸就是这个走的,医生说放弃治疗好吃好喝招待,活半年,省钱省心!医治活3个月,人财两空!




我的一位朋友很有钱,对自己身体保养的也非常好,年年体检,也沒查出啥毛病,一次喝酒回来说胃疼,脸色也不好,出医院检查也是胰腺癌晚期了,马上去了北京301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做了手术,回家半年就去逝了,钱也沒小花又受了大罪,最后很不舍的走了。另一个是我同学,生活一般,人老实,不喝酒吸烟的,平常也沒啥大病,所以对自己身体也沒关注,平常说说,自己胃不好,疼,一次严重了去医院也诊断这病晚期了,他回家和家人商量,不手术,更不想受罪,人早晚都走,更何况这病是癌中之王,治疗也沒大希望,又花钱又受罪,把钱用在,他自己想干嘛就好,之后用药有些好转,吃饭也正常了,身体也恢复的很好,老伴陪着游山玩水,很是开心,三年了,因疫情原因去年家里呆了一年,今年又出去了旅行了,但身体非常瘦,精神还好,想开了,自己走哪死哪都不在乎,骨灰就撒在回来的路上。所以,这种癌,癌中之王,医治,手术最后还是痛苦又不舍的死去,想开了,保守治疗,心态要好,多活一天也是胜利,死是所有人躲不过去的,只是早走晚走而已,痛苦又不舍的走和面对死亡潇洒的走,自己说的算。




我也是癌症患者,现在转移了,我自己的想法是,治或者不治都可以接受,我并不想强求,我觉得生病是我心里和身体都出现了问题,我个人觉得癌症病人心里出问题的可能更大,真的要靠别人决定自己的生死吗?我也很疑惑,我现在只能想着,我活着不给家人添麻烦,死了也不想他们背债度日。我的爱人一定要借钱给我治病,我给他限定了一个额度,对他未来影响不太大的额度,在额度内我接受治疗,超过额度,我放弃治疗,我老公伤心了,他说不能为了钱而放弃生命,要我珍惜生命,现在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选,感觉我现在处于非常负面的境地,可是我并没有绝望,我觉得生死我都能接受。




两周前,我接待一远方友人自驾来陕,神交多年,他近50多岁,是位胰腺癌患者,居然没手朮,甚至平常拒服药,两口子辞职全身心摸索食饮食、保养等,居然坚持近5年了。平日微信交流多未见面,此次见了,除自驾显疲惫外,精气神确实是不错。




当时我爸并发症进了ICU,医生说,先准备30万,而且这个基本上没有治好的可能,那个月已经有四个这样的治疗,最多花一百多万,顶多活几个月而且是在ICU活几个月。

我妈哭着让我去借钱,因为先期治疗十几万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存款再加一定债务,我那时身上根本拿不出哪怕一千块了,几个表哥说你决定,想砸钱我们几个立马转给你。

我那时很懵逼,这一套下来我后面的人生基本就毁一半了,二个孩子以后的生活求学怎么办?而且三十万还只是先期的治疗方案,后面的还得要,可身为人子,我无法说出放弃这二个字…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大伯趁我不在,直接对医生说拉回家,签字,有事情他们兄弟姐妹七个一同负责,不能让后代背负沉重债务去救一个根本没法挽回的生命。

就这样,我出去回来还没问情况,人就已经准备拉回去了,回去几天,父亲坚持到我带孩子回老家看了一眼就趁大家不注意拔掉管子。

回想父亲这一生,任劳任怨,顶着母亲的超级臭脾气活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我也一个普通底层老百姓,一直在外省工作,养一个小家庭就用尽全力了,说起来,也没尽孝过几天。

这种情况,劝你放弃,可能话不中听,但现实是你还要背负一个家庭前行,你不能为了一个家庭成员放弃所有家庭成员的未来,我知道这话真的很难听很难下决定,可现实如此。

你家有钱另当别论。




我大姑是省中医院的老教授,70岁那年确诊胰腺癌,动用了国内外人脉,去世前躺在ICU里面3个月,除去报销的钱,一共花费了120W,是姑父卖了一套市中心房子的钱。

大姑是60年代大学生,专业是中医,工作后就职于省中医院。因为离家读书时,穿走了和妹妹共有的,唯一一双不漏脚趾的鞋子,工作后,承包了小姑和她家庭一切穿戴开销。

是的,我大姑是一个很懂得感恩的人,是我爸他们那一辈人的骄傲。因为是小众姓氏,共太爷爷的堂兄弟姐妹之间,都走动的密切而团结,只要谁家有个三病两痛,都会找大姑咨询和帮忙。

大姑不遗余力地帮助老家的兄弟姐妹们,除了极度洁癖,生活上面不好相处之外,大姑真的是个很好的大姐、长辈。

40多岁就评上了教授,带研究生,挂职于几个中医学院的客座教授,工作之余,常年游走于各医学院授课,桃李满天下。当然,经济条件也不错。

职业原因,大姑非常注重调养,退休后被医院返聘,还加入了驴友团,爱上了登山。单位每年都有体检,一直到69岁,没有三高,没有任何慢性病,身体状况不说完美,绝对秒杀95%的同龄人。

2018年上半年,大姑还跟老姐妹们,徒步登上了黄山,发回的旅游照片,羡煞了一众亲友。下半年,单位体检时,被确诊胰腺癌,而且发现的时候,癌细胞已经侵占了肝脏。

发现病情后,第一时间,大姑跟几个同行讨论了自己的病情。几番论证下来,考虑到已经没时间慢慢调理,选择去上海*金医院治疗,还联系了国外的权威。(就是那家最贵最有名的医院,权威是从美国飞过来参加某个研讨会的,抽时间参与了大姑的会诊)

权威和那家医院的一把刀,一起给大姑做了手术切除,术后状况稍好,继续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化疗。这段时间的花费,除了请国外权威的费用,其他花销,都被大姑供职了大半生的,省中医院,报销了,包括所有的进口药物费用。所以除了生活开销,姑父和表哥在上海陪护期间,住的都是星级酒店,没有任何经济压力。

回来后,大姑甚至回了一趟老家,给她的父母上坟(我爸的二伯和二妈),还跟一众兄弟姐妹们唠家常。除了气色虚弱一点,其余无碍。大姑交代后辈们好好念书,嘱咐同辈们保养身体,还传授了很多中医调养的方子。

大概是术后三个月左右,大姑发现自己黄疸偏重,去医院复查,发现癌症复发,转移到肝脏和肺部,彻底扩散了。大姑的情况,其实算胰腺癌、肝癌和肺癌并发,只是最先由胰腺确诊,就被命名为胰腺癌,好像叫什么“先发确诊”?都是最难治疗的部位,大姑只能苦笑着摇头:都是命啊。

这次没有再去上海,直接住进了同济医院,入院第二周转ICU,再也没有出来过。因为大姑自己都是权威,所有的治疗方案和谈话,她全程参与,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在那个关头,求生是本能,跟学识和地位无关。

大姑交代,除了表哥自住的那套婚房不能动用以外,如果出现经济紧张的情况,一切皆可变卖,包括大姑和姑父自住的房产。(除了社保,大姑单位已经不能报销了,因为大姑是返聘的,前一次,只是人道主义)

姑父就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匠,跟大姑相比,他的性子偏向安稳,家中一直是大姑做主,经济大头也是大姑赚来的,所以他尊重大姑的决定,虽然心中可能会有些许想法。

进ICU前,大姑的状态一点儿都不好,可能是心态崩了。第一周的化疗并没起什么正向作用,医生们有些束手无策。但大姑的身份和嘱咐摆在那里,没有哪个医生,敢像劝普通人那样,明确告知没有救治希望,回家吧。

进ICU后,动用了呼吸机、心电监护、静脉泵、输液泵、人工肺、血滤机等各种仪器,最后的最后,各脏器衰竭时,全靠仪器续命。

大姑在ICU里,80%时间都是昏迷,跟用的药物有关,也为了减少她的疼痛。少有的清醒状态,一直都强烈要求,积极治疗。

我们去探望时,骄傲了一辈子的大姑,躺在封闭的ICU里,全身插满了管子,很多都是第一次见。为了便于操作和观察,大姑裸露在外的双臂和身体,未着寸缕,处于无意识状态,眼侧,却能看见泪痕。(我妈和二妈爬玻璃上看见的)

当时,每天的费用是2W左右,除了仪器,还有很多进口药的开销,医保的报销微乎其微。每天都是长达几米的清单,由护士交给守护在外的姑父手中。

为了筹集费用,姑父遵从大姑的心愿,把位于洪山广场的一套小户型,以低于市场价10多万的价格卖掉了。一来急等用钱,二来相比于医院的开销,那时候已经没有多余心力,去计较那十来万了。

后来,还是跟大姑共事了三十多年的一个老领导,大姑一直尊称他为老大哥,去劝姑父,撤管吧,扛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见不着、摸不到,仅仅只是一个执念而已。姑父才含着眼泪,去签字拔管。

上午拔管,下午5点左右,大姑就去了。去世前,大姑清醒过一小会儿,得知被撤管,只是苦笑着对姑父说:你做得对,治不好了,命就是这样,算了。还感谢她的老领导,主动揽过了做“坏人”的名号。

所以,谁说见惯了生死,临了时,能够淡然和从容?求生,还是放弃,都是自己的选择而已,家属需要做的,唯有尊重本人意愿。

回到题主的问题:胰腺癌晚期,是卖了房子给她看病?还是吃好喝好好好伺候?

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你,你应该问患者本人的意愿。

我大姑经济条件好,求生意愿强烈,所以选择了积极治疗。只是,依然没能扛过病魔,从确诊到去世,刚刚半年。

虽然,从医学上来说,胰腺癌被称为“癌症之王”,治愈率和5年生存率都很低,但是,数据只是数据,它是冰冷的。而病人要面对的,是强烈的求生欲,家属要面对的,是是否会后悔,是否会在亲人离去后,整日梦魇、以泪洗面?

所以,尊重病人意愿:

1、如果想积极治疗,砸锅卖铁的筹备资金。钱是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赚,可能买不了父母多少时间,也可能买不来痊愈的希望,但是,这么做了,却可以让你在很多年后,还理直气壮的说:我不后悔,我尽力了;

2、如果病人看淡了生死,不希望被插管,只想在最爱的人怀中,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过好余下的时间。那么,姑息治疗和对症止痛,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好吃好喝伺候好,最好能在有行动能力时,带出去看看大好河山,分散注意力,可以有效减少癌痛带来的消极影响。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面对父母的病情时,尊重父母的意愿,把所有物质方面的考虑,放在最后,才能做出不后悔的选择。

(我并不是说,面对至亲罹患绝症时,要一味的过度医疗。我一直在强调,尊重病人本人的意愿。不可否认,现在大家对待癌症的态度,越来越理性了,但现实生活中,也确实有很多特别“惜命”的老人,恐惧死亡,不计后果地想要活,就像我大姑,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摆在那里,临到自己头上,她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烈。面对这类老人,家属和后人,能硬下心来拒绝治疗吗?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所以,不要杠精,不要抠字眼,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好吃好喝好好伺候就行了,没必要再去医院星辉平台登录花钱,如果花钱能不遭罪还可以理解,关键是胰腺癌晚期花钱的结果是更遭罪!




建议好吃好喝让老太太想做什么做什么吧!我公公是这个病,当时出于孝道拼了命借钱也要给他治,结果没手术前还能走能动能吃,做完手术进了三次ICU,去世前什么罪都受了,剩下一副骨架子!钱没了是小事儿,但是老人真的很受罪!其实让老人尽量少些痛苦的安详离去比医院左一刀右一针的要好很多!而且术后的寿命反而缩短了,只几个月我公公就没了!




真的好难过,我父亲就是这个病走的,一个月的时间,从诊断到离世。

我选择不让父亲痛苦,连穿刺都没做,CT和Ca199已经说明一切,不是我狠心,而是这种Ca太凶险了,任何治疗都是徒劳,何况已经并发全身多处转移。

虽然在情感上非常痛苦,彻夜失眠,彻夜流泪,眼睁睁看着生命一点点流失,你却无能为力,那种痛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

但这种Ca发病太隐匿了,就算发现早,未必是倾家荡产就能挽回来的。

我是学医的,只恨自己对父亲关心太少,连父亲想去北京旅游的愿望都未达成,也恨自己学识浅簿,没能及早发现,至少能让父亲不留遗憾。

所以趁生命还在,尽量让亲人能吃就吃,能玩就玩。

相关标签: